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山市委员会
历史研究

风雨八轶记但焘

但焘是民国期间的著名诗人、学者,是孙中山先生的忠实追随者。他早年留学日本,参与了同盟会的创建工作。80年前的1934年10月,但焘随着中山县长唐绍仪的去职,离开了他两度为官的总理故乡,留下了他为启发学校师生所题的“学术报国 忠信持身”墨宝和他有关教育的一系列主张。
但焘其人
但焘,字植之,湖北蒲圻(今赤壁市)人,生于1881年,卒于1970年。他出身书香门第,从小熟读四书五经。1898年,但焘赴武昌应童子试,拔贡第一。1903年,但焘受同学感召东渡日本深造,先修教育,后攻法学,获得日本中央大学法学学士学位。留学期间,但焘全力投入创办《湖北学生界》月刊的工作中,大力宣传新思想,公开宣称要推翻满清王朝。但焘是比较早主张建立革命团体的留学生之一。1905年6月,孙中山先生自欧洲赴日本,多次与但焘晤谈,讨论革命形势和今后与清廷斗争方式。同年7月30日,孙中山、黄兴与各省革命志士聚集东京,商讨成立反清革命团体,但焘是参与者之一。8月20日同盟会正式成立,但焘当选为司法部判事,后被孙中山先生任命为执行部书记。
辛亥革命成功,但焘受孙中山先生委托参加筹备新政府。民国建立,但焘任总统府秘书处民事组负责人兼公报局局长。唐绍仪组阁时,但焘担任国务院秘书。袁世凯称帝后,但愤然辞去一切职务。后来但焘担任黎元洪总统府顾问等职,张勋复辟时,但焘又一次辞职南下,在上海专攻学术。
1917年,但焘应孙中山先生邀请南下广州护法,先后担任国会非常会议秘书长、大元帅府代秘书长。1919年,但焘担任参议院秘书长兼宪法会议秘书长。在唐继尧策动改组护法军政府和陈炯明叛乱期间,但焘紧随孙中山,积极为护法鼓与呼。以后但焘又先后担任国民政府秘书、国史馆筹备总干事等职,积极筹建国史馆。解放前夕,但焘赴台,闲居台北,1956年受聘为“总统府资政”,1970年在台北去世,享年89岁。
但焘一生,追随孙中山先生革命,反对袁世凯、张勋复辟;对唐继尧、陈炯明所作所为亦很愤慨;蒋桂战争前夕起草过《讨蒋通电》;在抗战期间,主张积极抗日,为前线筹粮筹款不遗余力。他在1914、1915年前后翻译日本人今西嘉藏的《蒙台梭利教育法》和日本学者稻叶君山的《清朝全史》,至今依然畅销大陆。此外,他还有《日语古微》、《观物化斋诗集》等著作留世。
受孙中山委派担任香山县知事
1917年7月,以段祺瑞为代表的北洋军阀镇压了张勋复辟的闹剧,重新掌握北京政府大权,但拒绝恢复《临时约法》和召集国会。在张勋复辟时率部分国会议员南下广州的孙中山先生,此时将斗争的矛头指向北洋军阀,发动了护法运动。随即孙中山先生在广州召开国会非常会议,通过了《中华民国军政府组织大纲》,决定成立中华民国军政府,选举孙中山为军政府海陆军大元帅。
1917年底,国会非常会议告一段落,但焘被孙中山委任为香山县知事(即县长)兼县警察所所长。下车伊始,但焘着手整饬民风,发展地方经济。但焘认为,民风源于教化,教化得力有成效,则民风和善,民众知礼守信,才能安居创业。
但焘到任后大力发展教育,从幼稚园和小学抓起,提高办学质量。首先取消了袁世凯统治时期制定的《特定教育纲要》,派人认真检查民国初年颁布的《壬子癸丑学制》和《普通教育暂行课程标准》落实情况,在小学强调开设修身、国文、算术等课程的重要性的同时,提倡开设外语、商科、体操、图画、唱歌等课程,倡导在小学高年级女学生中开设手工、缝纫课程。同时,他着力规范私塾办学行为,要求有条件的私塾和旧式学堂改良为学校,在学校管理、办学条件建设及课程开设等方面向公立学校看齐,要求私塾和私立学校提高师资待遇和师资质量。当时兴办新学难度很大,乡民接受新生事物的程度有限。他到任不久,即发生当地村民围攻、捣毁新学校事件,他几经斡旋,做好当地乡绅工作,平息事端,重新扶持新学校建设。经过他的努力,新式学校发展很快,特别是一些办学规模达到一定程度的私塾,及时改良为私立学校。在但焘任内,整个香山县域中小学校达到400多所,幼儿教育、职业教育、师范教育也开始起步。
但焘重视香山当地经济发展,鼓励农耕的同时,重视商业。当年香山县城所在地石岐是四海通衢之地,有很好的商业基础,是内陆和海外物资的重要中转贸易地。当地商家也利用地缘优势,将本地的农副产品推向海内外。当年名闻省港澳和远销美洲、东南亚的“易味庐”杏仁饼,其出名与但焘息息相关。但焘任县知事,其夫人舒氏与当地易味庐杏仁饼商铺老板的姐姐有来往。一天,他品尝过易味庐杏仁饼后,大加赞赏,觉得该饼脆香可口,很有特色,值得推介,便在宣纸上挥毫写下“齿颊留香”四个大字,派人送到易味庐杏仁饼铺,以鼓励鞭策,希望铺主将生意做大。铺主非常高兴,将这四个字装裱好挂在店铺门口,又将县长的墨宝印在包装纸盒上。易味庐杏仁饼因此誉满香山,名扬粤港澳,成为本地品牌,产品供不应求,在上世纪二、三十年代先后在广东省农产品展览会和世界博览会上获得金奖。
1918年5月,唐继尧排斥孙中山,策动改组护法军政府,逼迫孙中山辞去大元帅一职。但焘于同年6月离任香山县知事,跟随孙中山赴沪,继续开展护法救国活动。
受唐绍仪之邀返中山故里任职
1925年3月12日,孙中山先生病逝于北京。4月15日,广州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府为纪念孙中山先生,决定将孙中山的故乡香山县易名为中山县。1928年2月8日,国民政府第19次国务会议接受唐绍仪等的提议,确定孙中山先生故乡中山县为全国模范县,设立训政实施委员会,在全国率先实施“训政”试点工作,唐绍仪担任训政实施委员会主席。1931年3月16日,近古稀之年的唐绍仪兼任中山模范县县长。唐绍仪在就职训政实施委员会主席及中山模范县县长演说中,均强调因为教育落后,地方自治难以推行,所以要“训政”。因此,要实现孙中山先生遗愿,建设民主共和的国家,首先要发展教育。但焘先后在临时大总统府和唐的内阁中担任秘书工作,与孙中山、唐绍仪有很深的交往,同时但焘也是当时著名的学者,在日本留学时专门学习过教育,于是唐绍仪邀请但焘到中山模范县任职。
但焘担任中山模范县政府秘书兼教育局长,后又兼任了一段时间财政局局长。在担任中山县教育局长时,但焘主张教育变革、改良私塾、规范办学行为,积极推行教育督导,大办民众学校。主持出台了《中山县教育局暂行组织规程》、《中山县教育局局务会议规程》、《中山县教育局督学规程草案》、《中山县公私立民众学校规程草案》等一系列文件。特别是制定出台《中山县初等教育兴学办法》,规定“凡满一百家以上之乡村最少须设初级小学一所,满五百家以上之乡村最少须设完全小学一所。”在《中山县义务教育实验区暂行办法》中,明令6周岁至12周岁学龄儿童和年满10周岁至16周岁而未经就学或曾就学而未满4年现失学者,一律强迫入学。
但焘在教育局长任上,积极协助唐绍仪、孙科创办“总理故乡纪念学校”,即现在的中山纪念中学。孙科在1929年9月提议建“总理故乡纪念学校”,由于经费紧张,四处筹款,建校预算需要大洋四十八万元,当时仅筹集到三十八万,尚有十万要由县里解决。学校动工之前,但焘正兼任财政局长,他协助唐绍仪想方设法筹集了十万元,学校得以于年底顺利开工建设。在建校过程中,一波三折,工程处于尾声时,又出现资金短缺,唐绍仪大胆截留原本上缴省里的十六万元护沙费,划拨给纪念学校使用,使学校于1934年5月顺利竣工。其时但焘正是县政府两位秘书之一,同时兼任教育局局长。
但焘同时还兼任县民众教育馆馆长,大力开展扫盲和科学知识普及活动,推动妇女识字,在群众中开展文化体育娱乐活动,倡导积极健康的生活方式。从1931年3月到1934年10月,但焘在任教育局长的3年半时间里,中山中小学数由原来的429所增加到522所,学生由45000余人增加到54000多人,基础教育得到长足发展。
(谢永芳供稿)

网站首页 | 民革简介 | 新闻动态 | 学习论坛 | 参政议政 | 加入我们
任何阅读本网站资讯或以任何方式使用本网站资讯的人、机构、组织均应事先阅读本网站的版权声明与免责声明,并视为无条件接受本网站的版权声明与免责声明。
Copyright © 2015 中山市委会 技术支持:中山华飞科技